工龄与共和国同龄 陈俊武的炼油人生

2019-07-19 10:13 科技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我的初心使命是什么呢?如果用四个字来概括,那就是:国家需要!”

7月16日下午,中国石化举行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活动“陈俊武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上,视频里老人朴实简单的一句话,深深感染了现场所有人。

微信群“陈俊武报告会”里,“感动”“同感动”的年轻人互相交流:“人家92岁了还每天上班,我37岁总觉得自己心态有些老,看看人家就觉得自己活得太潦草”;“我也觉的,活得太浮躁,不能沉下心来”;“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长征”……

催化裂化充满“情怀”

这位让年轻人感动的老人,就是工龄与共和国同龄的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我国著名的炼油工程技术专家、催化裂化工程技术奠基人、煤化工技术专家,今年92岁高龄的陈俊武。

“催化裂化是有情怀的”,陈老的学生、来自安庆石化的宫超当年跟随先生学习的时候发现,催化裂化反应过程中,无数颗细小的催化剂“都充满了牺牲精神”:它们不顾一切冲向原料,在不到3秒内完成化学反应,把原料转化成优良产品,却牺牲了自己的全部活性;失活的催化剂转到再生器中,再经过700℃高温长时间煅烧,才能恢复活性;然后再冲向下一次反应。他细细品味,这“和先生的人生历程很相似,都饱含信念坚定、甘于奉献、奋斗不止的情怀”。

目前,我国有70%的汽油是通过催化裂化技术加工而成的,这项以原油适应性广、成本低、产品受市场欢迎见长的我国石化行业主流工艺技术,其奠基人就是陈俊武。

上世纪60年代初,汽车背着煤气包在北京满大街跑,刺激石油工人王进喜“宁可少活20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带给陈俊武的却是另一种刺激:“这就像有了上好的稻谷,却依然吃不上香喷喷的白米饭。”

1965年5月5日,年产能60万吨流化催化裂化装置在抚顺石油二厂投料试车运行。当清冽的汽油从新中国自己的装置里第一次流淌出来,受命担任设计师的陈俊武和在场的人们一同流下了激动的泪水。这套完全自主化装置打破了当时西方国家对炼油深加工技术的垄断,带动我国炼油技术一举跨越20年,达到当时世界先进水平。此后,陈俊武又主持完成了同轴式催化裂化、渣油催化裂化等技术,实现了将炼油核心技术牢牢掌握在了我们自己手中的目标。目前,我国建成投产各种催化裂化装置已有150余套,总加工能力近2亿吨,成为世界瞩目的催化裂化强国。多年来,运用催化裂化工艺生产了近70%的车用汽油、40%的丙烯、30%的柴油。

神算来自脚踏实地

现为中国石化洛阳工程公司首席专家的刘昱讲了一个陈俊武“决胜千里之外”故事。

1995年的一个午夜,一个紧急电话打到了陈俊武家里。原来,是千里之外的九江石化炼油厂催化裂化装置运行不正常,各种分析判断处理均不奏效,眼看只有停工了。有人建议,不如请教一下陈院士再做决定。陈俊武询问了现场情况和仪表参数,判断是装置内的一个阀门没有被真正打开。现场人员重新检查、打开阀门,装置很快运行正常。大家一片惊叹:“陈院士真是神算啊!”“神算”并非偶然,而是来自扎实的理论功底、丰富的现场经验,以及对装置结构的了然于心。

刘昱回忆,陈俊武常常带着他们走南闯北,几十米的高塔他亲自爬上去察看,黑洞洞的反应器他要钻进去探个究竟。年轻人从他身上学会了这样的严谨和求实:每到一个现场,“我们都必做两件事——钻两器、爬高塔”。

八十多岁再度领军

针对我国缺油、少气、多煤的资源秉赋,上世纪末,陈俊武就开始了寻求原油替代工艺,同时关注全球气候变化课题。

以煤替代原油生产烯烃(即俗称的“煤制油”)是符合国情的新工艺路线,而煤制烯烃的技术瓶颈在于甲醇制烯烃。中科院大连化物所攻克这一世界性难题后,慕名找到陈俊武,寻求帮助。

以实验室数据为基础,直接放大一万倍,存在巨大风险。陈俊武提出分两步、两个一百倍放大的方案,并强调“一定要抢时间。如果国外公司占领了中国市场,我们再国产化就晚了,这关系的是国家利益!”

80多岁的陈俊武又一次担当研发团队的领军人物,他的办公室成了项目指挥所,大家在这里寻找到一把又一把解锁的钥匙。在与国外公司的赛跑中,他8次奔赴陕西华县,3次前往辽宁大连,两次北上内蒙古包头,现场指导,推进攻关,最终大获全胜:2006年,“甲醇制取低碳烯烃技术及工业性试验”通过鉴定。随后,国家发改委采纳了他从国家能源安全战略高度提出的建议,核准相关工程上马,并于2010年一次投产成功。

陈俊武对我国碳排放峰值的研究结论,则为我国参与政府间应对气候变化谈判提供了有益的建议和翔实可靠的数据。令人叹服的是,他在2011年发表的成果,与3年后北京APEC峰会上中美共同发布的中国碳排放数据十分吻合。

身边一盏明亮的灯

陈俊武的同事,常常称他为“身边一盏明亮的灯”,因为他在事业上“干惊天动地事”,在生活中“当隐姓埋名人”。

2014年7月,洛阳工程公司三分之二的人员搬到广州工作,按照级别待遇,规划给陈俊武安排一套100多平方米的安置房。他听说后,明确表示不要;多次劝他,他说:“我年龄大了,在洛阳工作和生活,要广州那么大的房子干吗?”有人提醒他,可以留给女儿,或者以后卖了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他却说:“我是我,她是她!”坚决不要这套房。

对自己这么“小气”,但在帮助他人时,他又非常大方:他曾把自己的奖金捐给公司幼儿园、捐给优秀民办教师,还曾资助洛阳市新安县贫困大学生上学,直至大学毕业。

在陈俊武工作时间最长的洛阳工程公司,有年轻人被问到最佩服他什么。年轻人答道,佩服他站在行业顶端的视野与眼光,追求科学的坚定与执着,科技报国的使命与担当。

责任编辑:郝帅(QF0020)  作者: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