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号”的幕后守护者

2019-04-08 10:25 经济参考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复兴号”的幕后守护者

“ATP”分析工区的“90后”分析员王维娜在“复兴号”驾驶室内进行检修。邵鲁文/摄

“从济南回泰安的家,有时候恰巧乘坐自己检修的高铁,心里十分亲切。”说这话的时候,1992年出生的济南东动车所“ATP”分析工区工长王维娜一脸灿烂的微笑。在这个动车所里,有一群像她一样的“90后”娘子军,为守护高铁安全奉献着自己的青春与汗水。

“放风筝”的女孩子

带着憧憬与梦想,王维娜大学毕业后进入中国铁路济南局集团有限公司工作。像许多人一样,她最初对铁路的了解少得可怜,只知道铁路系统下属有火车站、售票员、乘务员,不知道还有机、车、工、电、辆等种类繁多的单位。

“大家都知道飞机上有黑匣子,其实高铁上也有‘黑匣子’,铁路专业术语叫高铁车载‘ATP’系统,它由监控设备、地面设备、车载设备等组成,既是监控系统,能将高铁的运行状态实时记录下来传送给监控者,又是行车控制系统,能根据前方轨道信息,指挥车辆安全运行。”王维娜告诉记者。

让记者感到意外的是,济南东动车所“ATP”分析工区的分析员一共7人,清一色都是“女汉子”,而且都是“90后”女大学生。其中年纪最大的就是工长王维娜,而年纪最小的分析员,才刚过完22岁生日。

济南电务段济南高铁车载设备车间书记董梅告诉记者,分析员主要工作是对“黑匣子”里的数据进行监控、分析、维护。白天,她们要对高铁进行实时监控。晚上,要对“回家”的车辆进行全面体检,确保高铁以良好的状态迎接第二天的安全运行,堪称名副其实的高铁“黑匣子”女诊疗师。虽然是在一线的检修车间,但由于这个工作需要细心和耐心,因此女孩子更有优势。

说起日常的工作,王维娜幽默地说,高铁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必须耐心、细心地呵护,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有丝毫问题。“虽然高铁白天上道运营了,但这就像放风筝一样,火车开得再快再远,风筝线要始终牢牢握在我们的手里,应对雨、雪、雷、雾等极端天气,我们要适时调整高铁的运行状态。”

不爱红装爱工装

“ATP”分析工区的女职工,平均年龄不到26岁,一个个青春靓丽、活力四射,27岁的王维娜已经算是大姐姐了。20多岁正是女生爱美、爱打扮的年纪。但记者却看到,“ATP”分析工区的每个“女汉子”都穿着整整齐齐的工装,一副严谨、干练的样子。

记者在“ATP”分析工区看到,通过“ATP”系统,远在千里之外的高铁位置、速度、运行状态等信息一览无余,始终处于密切监控之下。白天,王维娜她们要对20多辆高铁进行监看、分析,只要数值超限、数据报警,她们就要进行分析处置。

而当夜幕降临后,运行了一天的高铁像候鸟一样,陆续返回动车所进行修整。从晚上10点到凌晨4点,是这批姑娘们最忙碌的时候。她们要走进高铁驾驶室、走进车厢、钻入车底,给每辆车的设备做“体检”。

董梅说,冬天下雪的时候,车辆的底部、两侧会堆满厚厚的积雪,负责接收、发送信息的车载设备应答器也会被冰雪封住,被“封上嘴”的应答器无法做到“呼唤应答”,高铁就会变得像盲人一样,看不到前方的轨道信息,无法正常运行。这时,姑娘们还会钻到车下地沟里,用热水、专用的铲子、刷子一点点清理冰雪,确保应答器始终处于良好的工作状态。

对于大多数女孩子而言,喜欢逛街、买衣服、旅游很正常,但对“ATP”分析工区的女员工们而言,这一切都是奢谈。由于需要上夜班,她们过着黑白颠倒的生活,别人进入梦乡的时候,却是她们最繁忙的时候,别人工作、逛街的时候,她们又要去补觉了。王维娜告诉记者,偶尔有时间逛逛商场,她们感觉就像过年一样,一个个兴奋得不得了。

女儿忙不能回家,分析员王瑶远在山西的母亲春节期间曾来看望女儿,发现从小爱臭美,一天三换衣服的女儿,现在整天是一身工装,心里很纳闷,开玩笑地说:“是不是上学时花我们的钱不心疼,现在自己挣钱不舍得买了?”王瑶笑笑说:“我现在上班、下班两点一线穿给谁看啊,下班后就想在宿舍睡觉,哪也不想去,衣服自然也就没必要换了。”

列车安全的坚守者

2018年底刚投入使用的济南东站,一列动车刚刚风驰电掣驶离,一列高铁又衔接抵达。王维娜告诉记者,确保高铁安全万无一失是她们神圣的职责使命,“ATP”设备作为高铁的保护神,绝不能出丝毫的差错。

由于白天要对高铁进行监看、分析,不少女员工的眼睛时常会感到酸涩,本来不怎么近视的王维娜,也戴上了近视眼镜。有时,这些“女汉子”们还会备上几支眼药水,坚持不住时就滴上几滴,滋润一下过度疲劳的眼睛。而当晚上的检修结束后,每个人都至少走了10公里路。

坚守在列车安全的第一线,也让这些“女汉子”练就了一身本领。成千上万条的纯英文数据信息,对许多人而言都会看得眼花缭乱,但对王维娜等班组成员来说,她们的眼睛就像筛子一样,能及时把有用的“故障信息”筛查出来,以便及时处置。

由于一年一度的春运是铁路系统最繁忙的时段,“ATP”工区中许多女孩子常年无法回家与亲人团聚。王瑶家住山西,已经4个春节没有回家过年了。每周,王瑶都要打电话和远在山西的父母联络,简简单单的几句话,说得却格外“费劲”。时常是和父母聊着天,眼泪就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等挂断电话,王瑶就得马上擦干眼泪,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中去。

“成为一名高铁‘黑匣子’的诊疗师,是对眼力、脑力和体力的多重考验,让我们自豪的是,正是因为我们的保驾护航,使得乘坐高铁的乘客,有了一份坚实的保障。”王维娜说。

责任编辑:郝帅(QF0020)  作者:邵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