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钢炼钢浇铸平台实现自动控制

2019-02-15 10:56 首都建设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首钢炼钢浇铸平台实现自动控制

“我现在都不用在炼钢浇铸的热辐射区域盯着了。以前一个班下来,基本上都要走3万步以上,累得腰都直不起来,现在每天只需走1万多步就解决了。”“浇铸平台自动化控制”程序推行后,负责工艺技术的肖华生感慨地说。

2018年7月30日,首钢京唐炼钢作业部自主研发的“浇铸平台自动化控制”系统全部开发完成,4号连铸机投入试运行,实现了浇铸平台过程的自动控制与监测。随后,其他3台连铸机浇铸平台也陆续实现自动控制。该智能系统的投入运行,大大降低了职工劳动强度,提高了工作效率,开创了国内连铸机浇铸平台智能化操作的先例。

没人啃过的“硬骨头”

在加速推进智能化操作工作上,炼钢作业部决定把具有引领示范作用的、人员操作较集中的、工艺流程较复杂的工序放在首位,以点带面大胆创新。

目前,首钢京唐公司连铸生产线共有4台连铸机,每台铸机都是单机双流配置,能同时供给8个铸流浇铸钢水。

为满足高端市场需求,京唐公司对铸坯质量要求极为苛刻。浇铸过程中,要求操作人员精益求精,岗位职工必须紧盯操作箱、结晶器液位,以防发生铸机降速、断浇、溅钢、漏钢等事故。连铸机的设备功能精度更是精确到0.3毫米以内,要想对这样高精密的设备进行智能化改造,难度可想而知。

“在距离浇铸钢水仅2米远的操作平台上,现场操作人员要直接面对钢水的炙烤。”连铸作业区首席作业长杨春宝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在炼钢作业部的带领下,杨春宝决定以智能化操作为主线,牵头组建一支“浇铸平台自动化控制”攻关团队。在一无技术、二无经验的情况下,杨春宝和他的团队成员决定先去考察其他钢厂的先进做法,但考察结果并不理想,由于这是一个全新的课题,国内其他钢厂的自动浇铸模式均处于起步阶段,可借鉴的经验几乎为零。

“开弓没有回头箭。就算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把它拿下,趟出一条路来。”杨春宝说,经过小组初步讨论决定,要实现自动控制,就必须解决人员盯守问题。

突破第一道难关

京唐公司连铸生产线浇铸钢种达300多个,不同的钢种对液位控制要求都不一样,同一钢种对断面的控制要求也各不相同,在毫无头绪的情况下,杨春宝团队决定先从控制系统方面入手。

他们从钢水液位波动控制、塞棒控制等方面开始研究,从发生的故障案例中汲取经验,以便能从中找到突破口。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近一个月的努力,杨春宝团队终于摸索出了一条攻关之路,摆在他们面前的第一道门槛,就是对钢水液位的精准控制。

他们把与液位控制有关的棒位、拉速、扇形段开口度、二冷水配水等数十种影响因素都罗列了出来。经过反复研究和现场论证,杨春宝团队终于总结出了一套具体的攻关方案,并决定根据实际浇铸过程中数据变化优化控制程序,使其对不同钢种、不同液位的变化自动执行相应的操作,确保液位在可控范围,使浇铸正常进行,以达到智能化操作的目的。

自动化系统成功推广

肖华生根据自己二十多年的工作经验,对多个钢种的液位变化曲线反复进行对比,把现场液位控制的关键参数全部进行了筛选,给液位控制变化规律提供了可靠的数据。

“我通过反复研读原有液位控制程序,独立开发了一套新的控制系统,新编程序640多条,并对每个程序块的含义都进行了标注。”负责编写控制程序的滕波说。

2018年7月30日,经过反复修改了近一个月的“浇铸平台自动化控制”程序,终于在4号连铸机投入试运行,实现了浇铸平台过程的自动控制与监测。

但意想不到的问题还是发生了。“浇铸平台自动化控制”系统投入使用后,经常出现结晶器液位波动信号误报的问题,这可把滕波给急坏了,他编写的程序理论上没有问题,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滕波结合现场实际情况对控制程序和参数值进行了重新比对,发现倒角结晶器和直角结晶器的液位控制参数存在偏差,浇铸拉速不一样。于是滕波又重新修改系统报警极限值,完善了控制系统,并新增加了液位超限的语音报警器,使“浇铸平台自动化控制”系统的运行更加稳定,并成功推广到了其它铸机。

责任编辑:李继业(QF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