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嫦娥”话嫦娥

2019-01-04 10:54 人民网-人民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嫦娥”话嫦娥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四号探测器项目执行总监张熇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八院嫦娥四号探测器副总指挥兼副总师张玉花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四号着陆器测试指挥岗齐天乐

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技术部气象室保障组组长张滢

因为嫦娥与月亮的美丽传说,探月工程也被称为“嫦娥工程”。中国探月的每一次突破、每一步跨越,都凝结了上百家单位和几万名科技工作者的心血和智慧。这其中也有不少女性科研人员,她们与嫦娥四号有着怎样的故事?

                                                                                                     ——编 者 

每每看月亮,都有不一样的感觉

“四妹”比“三姐”更加勇敢无畏,也更加智慧强壮,相信能更好完成任务!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四号探测器项目执行总监张熇 

也许是倾注了太多心血的缘故,很多探月人都把嫦娥系列比作自己的孩子,会亲切地开玩笑:“我已经有4个女儿了!”张熇也是如此,见证了嫦娥一号奔月,亲身参与嫦娥三号诞生的每一道环节,又成为嫦娥四号探测器项目的执行总监,对于“三姐”“四妹”有着非同一般的情感。

“嫦娥四号要在月球背面着陆,对于月背的地形、微波散射系数等都不太清楚,技术挑战很大。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比如说月球背面的土和正面硬度一样吗?会不会一着陆就陷下去?”张熇说,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嫦娥四号的科研人员只能依靠自己。

难度很大,难题很多,都摆在张熇和同事面前。“干型号过程中会碰到很多问题,但是没有过不去的坎儿,最终都会把它解决掉。”作为嫦娥四号探测器项目的执行总监,张熇的工作千头万绪,但20多年的研发经历让她在爽朗的性格之外更增加了一丝沉稳的气质。

作为一名女性工程师,张熇有时会被追问:女性做航天,靠谱吗?

“女性做航天没有什么劣势,除了扛箱子的力气活不好干,其他的都能干!嫦娥队伍里的女同志责任心都很强,非常细心,这其实是优势。”张熇说,航天研发需要攻关和创新,但同时必须关注细节。

现在,张熇最爱看的是月亮,“看到月亮,就有不一样的感觉。”

 

指标10公里,希望它走得远一些

祝愿美丽的月球车在月背行走无疆。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八院嫦娥四号探测器副总指挥兼副总师张玉花

“我最喜欢的一张照片是‘玉兔’站在荒芜的月球上,照片特别美,比什么都美!”聊起最爱的月球车,张玉花变得格外感性。

在月球车的研制中,张玉花所在的八院负责5个分系统的研发,任务艰巨。嫦娥四号的月球车与三号相比,有哪些不同?

张玉花说,重量、体积大小等都是一样的。此次在有效载荷方面有所调整。“外形非常漂亮,展开后就像一只天鹅。”此时的张玉花,就像一位不吝于夸赞自家孩子的母亲一样。

为了模拟月球的环境,他们从吉林找到火山岩并就地粉碎,拉回上海做实验。“因为月尘粒径非常小,最开始做实验都要穿着雨鞋、披着雨披。还进行了大量的模拟、试验、测试,制定了多种措施和近百种应急预案。”其间艰辛难以言表,张玉花说,在这一过程中也碰到挫折,经历过归零,但是“苦以后,会觉得甜更甜”。

嫦娥三号月球车“玉兔”号在月球遇到故障、不再移动时,张玉花跟同事们想尽各种办法。这次的四号月球车在三号的基础上进行了一系列改进,张玉花更有信心,“指标是10公里,希望它走得远一些!”

独特的浪漫,发射场里度过蜜月

祝愿嫦娥四号圆满完成所有任务,探测更多可能。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四号着陆器测试指挥岗齐天乐 

“大家都打趣我们,说我们新婚之夜的主要工作就是打点行装。”29岁的齐天乐笑着讲述自己和嫦娥四号的故事。这个美丽文静的女孩子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四号探测器试验队的一员,9月9日举行完婚礼,第二天一大早就坐早班机来到西昌卫星发射中心,下午就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状态中。

幸运的是,丈夫马千里也是试验队的成员,小两口在发射场一起度过了难忘的90天。

“其他同事都是9日进场的,领导特批我们两个晚一天进场。”齐天乐说,发射场工作节奏紧张,缺席一天就会耽误整个试验队的工作节奏,所以办完婚礼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

齐天乐虽然年轻,工作岗位的名字听起来却很“威风”——着陆器测试指挥。“着陆器共有200多台设备,在发射场就要把这些单机的设备做一个总装、集成和测试。在测试方面有十几个岗位,要由指挥根据总体设计来统筹、主导。”齐天乐说。

这时,旁边的同事插话说:“试验队一共4个指挥,天乐的爱人也是指挥,负责巡视器的测试指挥。”原来,齐天乐与丈夫在试验队里都是综合测试岗位,一个负责测控数传测试,一个负责电源测试。由于工作内容相近,一起探讨技术问题、一起编写文件占据了他们本来就不多的独处时间,也成了他们独特的浪漫方式。

“驻沟”是常态,长时间与家人分别

衷心希望嫦娥四号任务圆满成功,为国增光、为国增彩。

                                                  ——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技术部气象室保障组组长张滢 

“2007年10月嫦娥一号成功发射,之后嫦娥二号、三号、四号相继发射,我在不同的岗位锻炼,‘嫦娥’也越来越美丽。”尽管才33岁,张滢已经是中心气象系统第一位女性装备工程师、第一位驻沟的女性气象保障组组长。

何谓驻沟?原来,发射场区地处距西昌市区60多公里的大凉山深处,外出叫“进城”,回来叫“进沟”。2018年,她在沟里工作超过200天,8岁大的孩子则由老人在西昌带着。

气象保障对航天发射至关重要。张滢有两本厚厚的笔记本,其中记录着她到气象室工作以来所有与设备相关的原理、故障及处置方法,小到配置文件的编写,大到卫星通信小站发射器的更换,细致入微。条件艰苦,但张滢处处冲在前。2018年,她带队到大凉山深处放置气象雷达观测设备,途中要翻过一人高的梯田,得拽着草手脚并用爬上去。“下来时我背着经纬仪一脚踏空,从一米多高的地方摔下去了。”

张滢的爱人也在发射场工作,一家人分分离离是常态。这样的家庭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还有很多。“选择了就不会后悔。我就像一个水滴,融入航天的江河湖海才不会干涸。”

责任编辑:郝帅(QF0020)  作者:冯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