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类“双百企业”探索改革强身路径

2018-10-16 10:02 经济参考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工业类“双百企业”探索改革强身路径

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是党中央对国有企业提出的明确要求。在当前国企改革纵深推进的背景下,国企版图中占比高、分量重的工业类国有企业该如何落实这一要求?日前在山东省烟台市举行的国企改革“双百行动”工业类“双百企业”现场交流会上,国务院国资委及部分企业给出了答案。

加强党的领导 抓好体制机制转换

坚持党的领导、加强党的建设,是国有企业的“根”和“魂”,是我国国有企业的独特优势。与会企业负责人认为,以加强党的领导为保障、抓好体制机制转换,是激发国企活力的实现路径。

北新集团建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兵介绍,北新建材坚持和完善“双向进入、交叉任职”的领导体制,公司中符合条件的党委成员通过法定程序分别进入董事会、监事会和经理层担任行政职务,董事会、监事会、经理层中符合条件的党员依照有关规定和程序进入党委会担任党内职务。

围绕建立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部分企业深入研究把党的领导融入公司治理各环节,把企业党组织内嵌到公司治理结构中,明确党组织和其他治理主体的权责关系和决策流程。

国网南瑞集团明确党组织研究讨论是董事会、经理层决策重大问题的前置程序,实现党的领导与完善公司治理有效衔接。南瑞集团总经理张建伟介绍,截至今年6月,集团共召开党委会议25次,决策重大事项138项。同时,坚持党组织与行政机构同步建设、同步调整,规范完成67个党组织换届,实现党的领导、党的工作、党组织作用全覆盖。

“要准确界定企业党组织、董事会、监事会、经理层等治理主体的职责权限,坚持党组织领导班子研究讨论是董事会、经营层决策重大问题的前置程序,确保党组织在企业改革发展中把得了关、掌得了舵、说得上话、使得上劲。”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党委委员翁杰明说。

他提出,国有企业要大力推进党建工作总体要求进章程,对党委会构成、履责、参与企业重大决策等事项进行制度化规定,确保党组织“把方向、管大局、促落实”作用充分发挥。

以加强党的领导、构建现代企业制度为保障,部分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工业类国有企业,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等方式,着力推动体制机制转换、增强企业活力。

广汽集团经过多年的探索和实践,建立股份有限公司、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民企合资经营企业三种类型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共94户,数量占集团正常运营的企业数的50%,营收收入和利润总额占比分别达到71%和84%。

混合所有制改革不是“一混就灵”,更不能“一混了之”,关键在于切实转换企业经营机制。郑州煤矿机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为激发员工的积极性和创造力,以增资扩股形式引入员工持股49%形成国有控股公司,将员工利益和企业利益绑定;为了推进整体上市,进一步将员工股溢价转让给社会投资机构和26名管理团队与核心骨干。郑州煤矿机械集团董事长焦承尧介绍,通过改革,企业市场竞争力领先同行,国有资本大幅增值,国有资本影响力和控制力不断放大。

实施创新驱动 激发人员活力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近年来,国有企业特别是工业类国有企业依靠自主创新,相继在高铁、载人航天、集成电路等领域取得一大批创新成果,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坚强支撑。

但不可否认的是,国有企业核心技术“卡脖子”的问题依然突出,自主创新能力弱、核心竞争力不强等问题表现突出,受制于人的核心技术已成为最大短板。在现场交流会上,翁杰明明确提出,突破核心技术,工业类国有企业责无旁贷。他说:“要高度认识到新形势下加强自主创新的重要性,努力做自主创新的‘领头羊’”。

烟台万华董事长廖增太对此深有体会。他说,创业之初,烟台万华曾和国外跨国公司进行长达4年的艰苦谈判,希望引进先进的MDI(二苯基甲烷二异氰酸酯)制造技术改造落后的生产装置,但最终化为泡影,万华一度陷入生存困境。为此,烟台万华组建了多支研发队伍,经过21年的艰苦攻关,成功打破了跨国公司技术封锁,成为全球技术领先的MDI生产商。

如今,烟台万华已在海内外建立了6大研发基地、7个国家级创新平台、150多个装备先进的实验室,构建起从基础研究、工程开发到产品研发的全方位创新体系。最近5年,烟台万华围绕国际领先核心技术累计投入研发资金30多亿元,自主开发并完成重大科技成果转化100余项。

人才是创新的第一资源,也是国有企业实现高质量发展、赢得竞争主动权的重要因素。长期以来,国有企业积累了雄厚的人才资源,如何激发“人”的活力是一道关键命题。部分企业从建立职业经理人制度、开展中长期激励、构建市场化用工制度等方面进行了探索。

南瑞集团在10家基层单位48个领导岗位开展试点,领导班子成员“全体起立”竞聘上岗,干部“能上能下”在重点岗位初步实现;在分配机制上,实施分类差异考核与激励机制,去年有11家基层单位负责人年薪标准高于集团主要负责人,同职级负责人间年薪标准差距达3倍,“大锅饭”被打破。张建伟介绍,2017年集团奖励额度2165万元,重点奖励业绩突出的一线员工,最高奖励额度达18万元。

中车齐车集团有限公司为激活员工活力,通过实施班组裂变、辆时制、大部件工资制等变革,建立起与市场接轨的工资体系,构建起支撑企业发展的核心人力资本队伍。目前,齐车集团拥有高科技研发人员1723名,核心专利1964项;新余钢铁中层副职全部竞聘产生并由员工代表参与打分,每年按一定比例淘汰,让“能者上、庸者下”成为现实。

深化供给侧改革 提升发展质量

工业是国家经济的筋骨,打造“钢筋铁骨”需要“千锤百炼、去芜存菁”。国资监管部门负责人和与会企业代表认为,工业类国有企业做优做强需要继续“强身健体”,通过深化供给侧改革提升发展质量。

出清低效无效资产、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是工业类国企轻装上阵的重要前提。翁杰明提出,工业类国企要全面开展“压减”和“处僵治困”工作,推动低效无效企业退出。钢铁、煤炭等行业“双百企业”要继续按照国家要求做好化解过剩产能,推动低效无效资产退出工作。他说:“企业要把握生产经营的有利时机,抓紧在‘三供一业’、退休人员社会化管理、厂办大集体改革等历史遗留问题上争取最大程度解决。”

部分企业的“僵尸企业”处置工作已取得明显进展,“三供一业”移交也顺利开展。新余钢铁集团党委常委林榕介绍,新钢社会职能移交基本按计划完成。原先企业负责管理的8万余人、占新余市城区人口七分之一的19个社区退休人员、退职人员、解除劳动关系人员等人员的管理和民政事务、劳动就业、社会保障、公共卫生等社会化管理职能,全部移交给了当地政府,有限电视网络、水电气等管理职能移交给专业企业。

有破就有立。在新的开放格局和竞争环境下,部分国有企业聚焦国家经济发展战略,按照产业链积极布局战略性新兴产业,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

“中国煤炭产量占世界的一半,虽然煤炭在一次能源占比将逐步下降,但仍将长期保持较高比例。”郑州煤矿机械集团基于这一判断,在行业内率先投资对煤机生产线实施智能化改造,每年节省人工成本超过5000万元,人均工效和产品质量显著提升。同时,研发煤矿综采无人工作面技术,井下应用试验取得良好成效。焦承尧说,这一技术大批量推广后,将实现煤炭综采的安全、高效、智能。

广汽集团2017年4月正式启动广汽智联新能源汽车产业园建设,总投资450亿元,到2025年将建成40万台汽车的年产能。同时,广汽正加快开展车联网、自动驾驶、智能语音控制等创新技术研发,已开发出首款具有自主知识产权无人驾驶汽车。广汽集团常务副总经理吴松介绍,预计2020年广汽将实现L3级别(车辆可完成所有驾驶动作)高速公路无人驾驶汽车量产,2022年将完成L4级别(完全自动驾驶)自动驾驶系统的开发。

工业类国企负债率普遍较高,在负债规模和资产负债率“双重管控”上,一些企业也开展了有效探索,确保资产负债率安全可控。

新余钢铁通过开辟银行间市场债券融资渠道、开展海外融资运作、开展项目融资等方式,资产负债率从72%降低到57.77%,财务负担大幅度减轻;南瑞集团2017年对旗下国电南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实施重大资产重组,并在2018年成功完成重组配套融资逾61亿元,资产证券化率由42%上升至89%,负债率由2012年的53.43%降低至2017年的46.02%。张建伟说,“降杠杆”为下一步推进集团整体上市、加快实施市场化改革奠定了良好基础。

尽管部分领域、部分企业的改革取得明显进展,翁杰明依旧以时不我待的紧迫感要求工业类国有企业深刻理解改革的艰巨性和复杂性,从战略高度认识新时代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他说,工业类国有企业仍需切实增强责任感使命感,以“刀刃向内”的勇气,迎难而上、敢于担当、锐意创新,下更大力气推动国有企业改革,充分激发企业的内生动力,为改革发展不断注入新鲜力量。

责任编辑:郝帅(QF0020)  作者:陈灏 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