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钢机电卫建平:误差不超0.02毫米 大工匠这样炼成

2018-05-25 09:38 首都建设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卫建平 操作误差不超0.02毫米

首钢工学院新落成的现代化实训基地旁,一座有些老旧的二层小楼,是首钢机电公司数控机床专家卫建平的工作室。顺着陡峭的金属楼梯爬到二楼办公室,一套黑色办公家具,桌子上有一台称得上是“骨灰级”的发黄386电脑。

“这是我的第一台电脑,是我最初在数控机编程研究中的功臣,舍不得扔。”卫建平笑着说。

对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卫建平而言,已经不需要再证明自己什么了。但刚刚获得的“北京大工匠”荣誉,让他又一次心潮澎湃起来。

精细操作荣登“北京大工匠”宝座

年过半百的卫建平坦言,最初参加“北京大工匠”比赛,心里有些打鼓。

“比眼力吧,已经不如年轻人。比体力,也已过了最佳状态。所以这个奖项对我而言除了荣誉,更为了证明我还能行!”

初赛、复赛都顺利过关,而到了决赛,主题被确定为——打气筒,要在3个小时里,用数控设备加工出能够使用的产品,还要拼装并打一个气球。

从业几十年的卫建平来到决赛现场,环视四周,5名对手中,许多都是在全国数控机床比赛中得过冠军的佼佼者。而比赛的要求更是苛刻,打气筒的活塞的误差要控制在0.02毫米以内,而气缸的误差更是达到0.016毫米。

“人的头发丝直径大约是0.06毫米,我们操作数控机床加工的产品,要在铁疙瘩上‘跳舞’,实现误差仅为头发丝的1/3,难度可想而知。”卫建平说。

3个小时的鏖战中,卫建平既专注,又耐心。而一站就是3个小时的他,更让很多年轻对手不时抬头观望这位老前辈。最终,卫建平获得冠军,登上了“北京大工匠”的宝座。

加工结晶器铜板一举成名

卫建平从事的工作是数控机床,就是根据客户需求,用数控机床把一个个金属疙瘩加工成所需的零件。

1984年从首钢技校毕业来到首钢,他从学徒工做起,干过钳工、车工、铣工,后来又开上了数控机床。他曾徒手挖过半米多厚的油泥,钻入仅40厘米宽的夹缝拆卸一颗螺丝。1986年,卫建平意识到自己水平的不足,开始了学习生涯,三个大专学历、一个本科学历,让卫建平有些上瘾,并笑称自己根本停不下来。而这一学就到了39岁。

1989年,首钢机械厂要加工一个复杂工件,请来技术最高的“老八级”车工苦干了6天,工件还是废了。

刚出徒不久的卫建平将目光瞄准了企业新购置的数控车床,他利用自己在技校学的计算机知识,边对照手册,边逐个字符地编写程序。当时的计算机模块内存很小,只能编5000个字符输一次。就是用这种“笨”办法,卫建平熬了三天三夜,终于编出了加工程序。企业负责人决定把当时厂里唯一的一台数控机床交给卫建平使用。

然而,看着计算机界面的英文字母,只有中专文化程度的卫建平一脸茫然。要学,要补课!卫建平开始研学电脑编程。

1993年,当时月薪只有200元的卫建平,看到了电脑在编程中的优势,买了一台电脑。“我和媳妇一个月400多元,而我看上的386电脑,当时售价1.1万元。”卫建平拿出所有积蓄,还借了几千元。

从此,他抱着电脑爱不释手,每天痴迷在计算机世界中。在电脑的帮助上,卫建平攻克了诸多难题。

1999年,冶金局为把引进的重大科技项目——薄板坯连铸设备的核心部件加工国产化,组织相关力量集体攻关,其中部件“结晶器铜板”的加工任务交给了首钢。接到图纸一看,卫建平惊呼道:“天呐!见过难干的活儿,可没有见到过如此复杂的活儿。”

为了攻关,厂里派他到德国西马克公司参观学习,陪同的德方技术人员告诉他:“你看到门外摆放的那件结晶器铜板了吗?那是我们加工的第一件产品,是不合格的废品。摆在那里是告诫大家,要干出这件产品是有难度的。”

我不信中国人就干不出高精尖加工件来!卫建平做了一年的准备工作,先用蜡做了个模型,然后反复测量、计算,再在电脑上模拟试验。完成全部编程,A4纸用了近600页。进入实操,卫建平通过三台数控机床的协同作业一次成功。这个项目获得国家“九五”重大装备科技成果一等奖,也让卫建平在数控机械加工领域一举成名。

为企业和学校培养人才

一个“铁疙瘩”被放进数控机床内,操作工将编写好的程序输入电脑,随即机床上的刀具开始飞速旋转,切削“铁疙瘩”,金属碎屑从排渣口缓缓落下。

这便是数控机床的操作现场。如果说数控机床有些生涩难懂,那么用“3D打印”来形容它似乎更相近。

对卫建平而言,自己几十年的历程就是在不断学习先进知识和技术理念中走过来的。他常对后辈们说:“只有学习,才是让我们始终处于领先的不二法门。”

近年来,卫建平工作室每年都会设定几个课题进行公关,如刀具激光修复技术、远程监控管理平台、机器人焊接技术课题研究等。

卫建平手中有若干数控工艺卡片,这些卡片将繁琐的产品加工工艺流程细化到每一个工序。“比如这个工序干什么?怎么干?要注意哪些风险点和控制点?都在卡片上标注清晰。只要是专业出身,即便一天没干过实际工作,也能很快上手。”卫建平说。

育人是卫建平如今的主要工作,带队参加全国级别的各类比赛,为企业和学校培养专业人才,其中一些有潜力的年轻人毕业后,直接进入卫建平工作室深造。而由卫建平工作室派生出的特大型高炉炉顶技术创新工作室、非钢产业创新工作室等创新工作室负责人,都是原卫建平工作室的骨干,他们都在各自岗位上为中国数控机床行业的发展贡献力量。

责任编辑:詹婷婷(QT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