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石油吉林石化:化解偏见 浴火重生

2018-02-05 09:34 新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前些年曾被一些人断定几近“山穷水尽”“穷途末路”的中国石油吉林石化公司(以下简称“中石油吉林石化”),在2017年拉出了一波抵达建厂近70年来发展顶点的辉煌走势,为吉林省2017年经济增长、结构调整做出了突出贡献。

在最困难的时候,有人曾说:曾经的“共和国化工长子”中石油吉林石化如今包袱沉,扭亏盈利是天方夜谭。但吉化人从来不信邪,用实践回击了偏见和猜疑:从巨亏到大幅减亏,到2016年一季度实现十年来首次盈利、全年炼化利润23.3亿元,再到2017年全年炼化业务盈利50.8亿元,同比增幅118%。

盈利向好背后,是吉化人奋进的信心和戒骄戒躁的平常心。“只要敢于创新,就能激发活力。”中石油吉林石化总经理孙树祯说,“扭亏绝不是终点,历史最好效益绝不是顶点,长期盈利、持续发展才是真功夫、关键点。”

谁偷懒谁吃亏

绩效激励“向散漫开刀”

老国企的老体制面对瞬息万变的市场,一度力不足心。市场变化、效益下滑的时候,员工们的心气儿下来了,“干和不干一个样,干多干少一个样”。

曾几何时,许多人端着铁饭碗,却缺少铁一样的干劲儿,上班点儿来,下班儿点儿走,不少人“浑浑噩噩”坐在吉林石化这艘大船上随波逐流,瞅着别人划桨,自己却懒得动弹。

公司新一届班子2013年上任以来,迅速明确了企业发展的思路:必须打掉惰性,调动活力。

一个以厂区、下属机构为单元,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管理创新浪潮渐渐涌起。在各个业务单位,把安全考核等放在突出位置,实行阶梯累进式奖励,联责奖罚,重奖重罚,出现安全事故事件奖励归零。

记者采访时看到,在一些生产厂的员工通勤车上,不少年轻人都在认真看手机,有的心无旁骛,有的互相交流。本以为他们是玩手机、上网,可走近一看,是在用手机背参数、记流程。

“我们每个月都会举行业务‘月月考’。分数越高,奖金越多。”乙烯厂厂长石俊学道出缘由。

单就乙烯厂来说,他们根据生产流程,组织专人编题库,出题目,严格监考,大家都服气,全厂的奖金核算到每一个人的考试分,大家都开始“玩命儿学”,学的越好,干的越好,挣的越多。

石俊学办公桌上,厚厚三大本管理任务明细表落成一摞,乙烯厂每年的生产目标细化为八千多项小任务落到人头。每个人干的每一件小事,汇聚成年度任务这件大事,小事干得漂亮,大事就运行稳当。

乙烯厂的变化,是精细管理带给吉林石化改变的缩影。炼油厂的管理考核系统里,生产指标、员工考勤、耗材消耗管理一键可查。合成树脂厂,每周四次生产调度、研发攻关会雷打不动……两万多人的集团公司,每个人要做啥,怎样才能做好,做好有啥奖励,管理细则横向到边、竖向到底,带动企业飞速运转。

“谁偷懒谁吃亏。”孙树祯说,“员工从过去不想干、不爱干转变为主动干、争着干。”

2016年以来,中石油吉林石化一半以上的装置运行负荷在90%以上,创出历史最好水平,ABS材料、聚乙烯、丙烯腈等重点创效装置、产销量均创出历史新高。

人人都是强迫症

“技术控”死磕 “中国最好ABS”

一般而言,管理创新主要作用在于盘活存量,优化结构,有效提升了内部运行效率。要想屹立于发展潮头,就必须用产品创新、技术创新在市场中夺取增量。

对于吉林石化来说,创新不是另起炉灶,而是在优势产业中调结构,立足基础奔向金字塔尖。

记者了解到,针对总量与结构不合理,炼油与化工能力不匹配,乙烯、丙烯等原料不足,化工产品大路货多、高端化和差别化产品少等实际,吉林石化持续优化调整产业链条,提升炼化一体化优势。

近年来,一批高新大项目先后上马,完成了千万吨炼油、汽柴油质量升级、32万吨/年苯乙烯、40万吨/年ABS树脂、25万吨/年航煤等重点结构调整项目,扩大了产品优势,形成了新的效益增长点。

目前,吉林石化成品油全部达到国Ⅳ以上标准,航空煤油填补了吉林省空白,ABS树脂产能位居国内第三,成为全国一流合成树脂生产基地。

高端化工材料是“发家致富”的关键,但创新谈何容易?

为在高端材料领域打开局面,吉林石化举全厂之力开发的ABS产品,是汽车内饰、白色家电外壳等产品的重要原料,使用前景非常广阔,但这一“拳头”产品,也曾因为色差大、稳定性差在市场上吃不开,有的还被要求退货。

“ABS中低端层面一片红海,价格战厮杀激烈,而在高端层面,有多少就能卖多少。”合成树脂厂党委书记何长海说。

产品上台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客户啥时候需要啥时候上,咱技术人员都是强迫症,不解决难题心里难受。”何长海说。

据了解,合成树脂厂研发人员把“做中国最好的ABS”当座右铭,吃住在车间里、装置前。反应装置链条长,环节多,一个温度参数的细微变化,就会导致产品性能的巨大变化。

“我们都是强迫症。”检验工程师曹志臣笑着说。装置里成千上万个工序不知被捋了多少遍,1300多次实验后,团队终于突破瓶颈,产品白度、稳定性上了新台阶,夺回了失去的订单。

两年多下来,问题逐渐解决,产能还增加了两倍多,在国内高端白色家电领域牢牢站稳脚跟,成为格力、美的、海尔、格兰仕等厂商的重要供应商。企业自主开发的20万吨/年ABS成套工艺软件包,替代了过去需要花大价钱进口的韩国技术。

在炼油领域,吉林石化汽油国五升级改造项目2016年一次开车成功,每年可为成品油市场提供160万吨符合国五标准的优质汽油,高附加值低凝点柴油和97号汽油为企业盈利打下基础,航空煤油领域填补了吉林省内空白。

“踏上高处就会发现,这里的市场空间无穷无尽。”吉林石化党委书记邱克说。如今在许多下游厂商,“吉化料”已经开始替代进口料,竞争力不断增强。

在目前石化产品并不全部畅销的情况下,吉林石化保留的百余种产品,几乎都有盈利的空间。

向改革要效益

“摆得平刺儿头”“赚得了外快”

有这样一个对比:吉林石化炼油装置有千万吨产能,员工却比新建同等规模的企业多一倍,更不用说买断工龄、大量减员等历史遗留问题,每年都会多支出数亿元。

吉林石化人心里“门儿清”:市场不相信历史的眼泪,唯有大胆改革,自我突破,才能在变幻莫测中保持战略定力。

吉林石化利用中国石油扩大经营自主权政策,制定了《关于积极推进扩大经营自主权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向检测中心等2家试点单位下放了物资采购、产品销售、人事管理、薪酬分配和投资管理等5项权力。

合同工、大集体……在检测中心党委书记路伟的记忆里,检测中心刚组建时就像杂牌军,“刺儿头”“老大难”颇多,三天两头找厂领导“反映情况”。管理困难重重,2012年账面上亏了1000多万,“扭亏增效像遥不可及的梦”。

改革是梦变现实的催化剂。吉林石化向多个单位下放采购、销售、人事等权力。检测中心推出“工效卡”,抓住员工的绩效渴望,大到一项技术攻关,小到搬一个桶,都被量化为奖金,记录在案,员工们跑市场、揽任务的积极性被充分调动。

57元,是检测中心最小的一张外包业务发票。“蚂蚁腿也是肉。”路伟笑着说。

原来一年的公司分内任务,工人们慢慢悠悠拖到十二月底,如今可好,十月份就全部完成,多出俩月全力以赴接外活儿。2016年,仅有300人的中心就拿出15项新技术,年均盈利近900万元。

检测中心杂牌军变身王牌军,是吉林石化改革大戏的一小幕。推动集体企业改革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剥离社会职能完成水电气等业务移交,每一出戏都是既艰难,又精彩,啃下一项项硬骨头,轻装在市场中搏击。

在集体企业改革层面,中石油吉林石化结合集体企业实际,制定了集体企业改革指导意见,成立吉林石化北方化学工业公司作为集体企业资产管理平台。通过资本运作、全面规范管理、一体化管理,实现了产权清晰、人员身份清晰、发展方向清晰的改革目标,有效确保集体企业资产保值增值,岗上职工收入稳步提升,岗下职工生活有保障,基本理顺历史遗留问题,集体企业步入良性循环发展轨道。

吉林石化人很清醒,虽然取得了一些成绩,但被胜利冲昏头脑十分危险。公司不断开展危机教育,把每个产品的成本、盈亏毫无保留的亮开,凝聚成推进改革的合力。

新中国化工行业的长子如今站在新时代的新起点上,吉林石化人感受到更大的压力,唯有不断奋进,才能行稳致远。

责任编辑:詹婷婷(QT0006)

猜你喜欢